新华侨报 警惕“南京大屠杀”引发新的冲突

作者 十大博彩网 浏览 发布时间 17/02/09

新华侨报:日本科研主方向转为军事意味着什么?

资料图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3月7日电 日前,日本自民党成立了“学习历史思考未来总部”,由自民党干事长谷垣祯一任总部长,日本国际政治专家、庆应大学教授细谷雄一和日本明治大学特聘教授山内昌之等担任顾问。日本新华侨报4日刊文称,该组织计划邀请有识之士研究爆发太平洋战争的前因后果等历史,其中“南京大屠杀”将成为研究对象。这一动向值得关注。可以认为,若不能明智妥善处理这一问题,南京大屠杀这一历史问题作为“影响中日关系的政治障碍”,有可能引发新的冲突。

  文章摘编如下:

  8月20日电 近日,日本防卫省首次对“军民两用”基础研究项目进行大规模公开募集。对此,日本新华侨报19日刊文称,自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第二次执政以来,在其大力推动下,日本的科学研究开始进入军事优先的新状态。二战后,日本科学研究大多以民用技术为主,为日本的复兴与繁荣奠定了坚实基础。今后这种局面将被彻底改变。

  文章摘编如下:

  其实,日本民用技术兼做军用的例子不在少数。2003年伊拉克战争期间,日本生产的防尘笔记本电脑被美军广泛应用,成为了美国大兵的“标配”之一。这种笔记本电脑,原本是为了方便在灰尘四散环境下作业的矿工。还有日本生产的各种民用机器人,也被改造用于危险的军事环境中。

  日本的高端民用技术,最后转作军用的很多。从这个角度说,日本没有必要再次强调“军民两用”技术。不过,这只是在“专守防卫”的和平环境下,可以民用在前、军用在后。现在,日本要实行“积极和平主义”,安倍政府希望将这一顺序彻底扭转过来,让日本成为堂堂正正的军工大国。

  去年底,安倍政府制定的国家安全保障战略强调:“集中产学官的力量,有效运用于安全保障领域。”学界首次被公开拉入了军工生产的阵营。

  此次日本防卫省的公开募集项目被称为“安全保障技术研究推进制度”。大学、高等专科学校、研究所、民间企业等机构的所有研究者,都是募集对象。目的是为了促进他们在防卫省关心的领域开展研究。

  研究内容不仅是军事装备,还包括适用于未来战争的最先端技术。从防卫省列举的28个研究项目来看,包含了超音速、电波、激光、红外线反射等多种控制技术。这些技术一旦应用于实战,将完全颠覆现有战争的概念。

  科研工作者如果参与研究,将每年获得3000万日元的补助。此外,研究者可以保留自己的研究成果,并将其实用化。这种我出钱你研究,你还可以保留研究成果的优厚条件,具有强大吸引力。不难想象,日本科研工作者转投“军民两用”研究的浪潮,很快将汹涌而至。

  而一个国家的科研力量毕竟是有限的,研究“军民两用”技术的人多了,致力开发民用技术的人自然会大量减少,将大大削弱日本民用产业领域的竞争力。这对日本经济、对日本民众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

  二战后,日本的大学与科研工作者,与军事研究之间一直存在着一道红线。1950年,日本学术会议在总会上发表声明称:“今后绝不开展以战争为目的的科学研究。”这是日本科学界基于教训做出的明智决定。

  二战中,日本政府以全民参战名义,对研究人员进行“科学总动员”,安排他们从事武器研发,为了改变当时的不利战况,还涉足了恐怖的生物武器。

  用活人做实验、开发细菌武器的日本731部队,参与研发的医务工作者在1960年之前都通过战争中的研究成果,成功获得了医学博士学位。这些研究人员从事军事研究后,也对这些研究进行了利用。他们屈从于研究环境和资金,将研究放在首位而忽视了道德。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2年11月,日本《产经新闻》就已报道,“有关旧日军在中国制造的南京大屠杀遇难者人数,日本官方在教科书的编审中一直有多种说法。鉴于此,自民党决定,将在此次教科书的审定过程中明确指出遇难者人数以及具体历史依据。”

  2014年6月,中国政府宣布将进行南京大屠杀相关档案申遗,日本政府即要求中国撤回申报,安倍晋三和岸田文雄还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再三表示担忧,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更是“批评”中方行为“一味强调中日过去某段时期内的负面遗产”,称“在中日两国努力改善关系之时,中方此举令人极为遗憾”。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则表示,中方申报世界名录,目的是牢记历史,珍惜和平,捍卫人类尊严,以防止此类违人道、侵人权、反人类的行为在今后重演。我们不接受日方的无理交涉,也不会撤回有关申报。

  2015年10月9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中国将南京大屠杀档案列入世界记忆遗产的申请。日本外务省当即发表“新闻官谈话”,对南京大屠杀史料成功申遗表示“遗憾”。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当天在例行记者会上反驳道,日方的行为再次充分暴露出日本在历史问题上迄今仍在顽固坚持错误历史观。中方严肃敦促日方立即停止无理纠缠和对教科文组织的干扰威胁活动,切实正视和深刻反省侵略历史,纠正错误。

  为了避免中日双方围绕“南京大屠杀”引发新的冲突,应注重《中日共同历史研究》。因为,在日军没有遵循国际法这一点上,双方是一致的。中方的论述称:“由于日军后勤准备不足,且因俘虏众多而担心带来安全问题,一些部队于是‘基本上不实行俘虏政策’,大量中国军人被俘后均遭日军集体屠杀。”

  而他们逃脱审判后,在日本继续做大学教授或者医学界权威,并创办了“日本血库”。但这群道德早已丧失殆尽的人,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取血液,导致血库发生过大规模传染事件,造成了大量日本国民伤亡。日本社会也因此付出惨重代价。如今日本防卫省推动的技术研究转向,同样将带来科研人员道德感的丧失,历史很可能重演。

  确实,军用技术的不断升级,可以让日本某些科研人员名利双收、让或明或暗的“军工企业”赚得盆满钵满。可是,这能让日本国民富裕起来?能让日本因此强大起来?想一想二战时那些全力推动军国主义的日本财阀,就不难得出答案。(王鹏)

  日方的论述则称:“因没有宣战而停留在‘事变’的程度上,日本在对待俘虏的有关方针和占领后包括保护居民在内的军政计划方面有欠缺。”

  关于死亡人数,日方论述写道,“对于牺牲人数的各种不同说法,其背景是对‘虐杀’(非法杀害)的定义、所定地区、时期即埋葬记录、人口统计等资料的验证存在差异。”换言之,对南京大屠杀死亡人数,可以进一步进行实证研究。但是,南京大屠杀惨绝人寰的本质,不容否定。对此,中日当遵循四项原则共识,“正视历史,面向未来”,避免在南京大屠杀这一历史问题上引发新的冲突。(冯 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