赔钱换大鱼 难甩世界警察包袱

作者 比分直播网 浏览 发布时间 17/02/11

  这个故事,要从一张照片说起。“我一看,哇,怎么会环境破坏得这么厉害?3000只小鸟,真的很震撼!”台湾全联实业董事长林敏雄想起去年旅游时,翻阅第1444期《商业周刊》“消失的老鹰”封面故事时心情的激动。

  那是张悲伤的照片,一群屏科大学生围成半圆,面对约3000只被农药毒死的鸟冢默哀;追踪台湾老鹰消失原因,最后挖出这出屏东红豆田里的惨剧。

  5月26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26日刊文分析,苏联解体后,美国是主导世界地缘政治格局的唯一霸权。没过多长时间,各种迹象都指向美国的衰落。在很大程度上说,正如美国的崛起,美国的衰落也要归诸其国际战略。

  文章摘编如下:

  2天后林敏雄回台,立刻找来生鲜部采购,“你一定要给我找到这个农夫(该期报道之友善农法耕作者),就是要跟他合作,他收成多少,不惜代价全部买回来。”

  他没想到的是,这让400公里外的红豆聚落质变。

  他要找的农夫是林清源,其红豆田曾是3000只鸟冢的事发地点,但在产官学三方支持下,变身为友善农法的领头羊,采收期不用落叶剂,让红豆自然熟成,藉此减少使用农药。

  今年3月18日,全联与林清源合作的第一批红豆上架,尽管“消失的老鹰”报道及纪录片《老鹰想飞》曾引起广泛讨论,但“老鹰红豆”售价是传统红豆的1.8倍,全联营销部协理刘鸿征坦言很怕卖不掉。

  但原本预期6~8个月才能卖完的“老鹰红豆”,竟然上市3周就卖掉35%,预估2个月内售完。

  亏本收购,早已非第一次

  林清源坦言,今年初收成的红豆是第二次使用友善农法,但前一次没有媒体关注与纪录片上映,价格高昂的红豆根本没人买,赔钱了事;这次全联带头,爱买、家乐福、里仁等通路接连跟进,已有4位农夫加入友善农法,陆续有人表态想参加。

  尽管“老鹰红豆”销售优于预期,但林敏雄说,全联在这批商品上还是亏损。为什么全联甘心赔钱?

  从去年的卷心菜生产过剩、前年的抢救蒜农,到2012年的姜供过于求等等,全联几乎都是最大采购商。然而“做这块都没赚钱,”林敏雄笑说:“我成天找一些亏钱生意给总裁(徐重仁)做。”因全联得先派出辅导小组,教导姜农先洗净姜表面的泥土,再以半斤一包、简单分装,这全是管销成本。

  2008年全联跨入生鲜领域,如今已是台湾最大生鲜通路,但屡次插手农产品供需问题,却让生鲜部门连亏8年。

  过去全联成功关键是:商品便宜、规模大,但采购高价老鹰红豆、以高于市价采购生产过剩农产品,都与便宜背道而驰,到底它图什么?

  舍弃小利,换品牌信任感

  林敏雄说,台湾量贩、超市经营不易,全联却能每年营收成长,全靠小市民一笔笔消费拱起来的,因此必须承担社会责任。

  但其实背后还有两层意义。

  第一个,把关食安问题。全联通过契作“老鹰红豆”及推动生产履历两种方式,达到鼓励农民少用农药的目的,每天抽检农产品,若第一次被验出农药超标,先予以警告,再犯,就立刻终止契作合约。

  美国从1890年代之前的区域性大国,发展到冷战结束后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全方位大国,有其诸多国内国际前提条件,也经历了几个主要的阶段。这个过程,可以从如下几个方面来看。

  最重要的就是美国国内的发展和制度建设。美国在1890年代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此前,美国基本上实行孤立政策,不愿卷入国际性事务。当然,所谓的“孤立主义”只是相对的。美国的形成从根本上说也是扩张的结果。随着国内经济的发展,实力的增强,美国的扩张主义也在形成。1823年的“门罗主义”,和欧洲列强争夺地缘政治利益,美洲成为美国的势力范围。不过,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美国充其量只是个地区性大国。

  第二,美国是被邀请扮演世界领导角色的。这与其他大国截然不同。美国之前的所有大国,大都是自己打拼出来的。美国被邀请是因为欧洲的一战和二战,这段时期是美国成为世界大国的关键时期。当时,战争对欧洲各国造成了巨大的创伤,不仅自身很难恢复,更不用说是领导世界了。

  欧洲列强就邀请美国扮演世界领导角色。欧洲和美国基本上同属一种文化,美国人大多是欧洲移民的后代。美国和欧洲大多数国家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相似。美国是欧洲地缘政治之外的大国,没有和任何欧洲国家构成地缘政治竞争,容易被欧洲国家所接受。

  第三,可持续的内部发展和有效的外部策略。这两方面都和美国式的市场资本主义有关。资本主义为美国内部发展提供了无穷的动力。不过,政府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主要表现在规制资本主义的活动,使得资本主义可以持续发展。

  政府的作用在危机期间尤其明显,例如在1930年代的大萧条时代。外部崛起的有效策略是先成为地区性大国,然后成为世界性大国。二战之后,美国成为西方世界的领导者。但在冷战期间,美国充其量也只是领导半个世界,对苏联集团没有任何影响。

  在冷战期间,美国的外部有效策略主要表现在其和苏联的竞争。而美国的策略和所实行的自由市场经济制度有关。苏联实行的是计划经济。为了和美国进行军事竞争,苏联的计划经济体制很快把整个国民经济军事化。而美国所实行的市场经济,在和苏联竞争中,政府也投入了大量的资源,不过是投向私营部门。美国很快在和苏联的竞争中赢得了胜利。在苏联解体之后,美国领导的西方很快把其地缘政治秩序扩展到前苏联的领域。苏联东欧共产主义一解体,美国各方面都没有了竞争对手。整个世界似乎都在美国的掌控之下。这是人类地缘政治历史上的奇迹。

  但是,为什么在冷战结束之后短短的20多年时间里,美国衰落了呢?

  在讨论美国的衰落之前,首先应当指出几点。第一,美国的衰落是相对的。较之其他所有国家,美国还是最强大的。第二,美国的衰落不是全方位的,在军事上仍然是世界最强。美国军事力量的强大在今后很长一段历史时间里,不会有真正的竞争者。但在政治和经济方面表现为相对的衰落。第三,美国的衰落要经过很长一段历史时间。在衰落的过程中,如果美国能够做有效的政策调整,仍然有复兴的机会。

  从国际战略层面看,美国相对衰落可以从如下五个因素来理解。

  第一,冷战结束后,美国开始外交上尤其是军事上的单边主义。“九一一”恐怖主义事件后,在反恐的方式问题上,因为得不到其主要欧洲盟国例如德国和法国的支持,美国开始走上单边主义路线。尽管这里的因素也很复杂,但主要是美国对其力量的错误估计和判断。作为独一无二的大国,美国相信本身能够应付恐怖主义。这场单边主义主导下的反恐战争,直接促成了美国开始走向衰落。

  直到今天,美国的单边主义以各种形式仍然继续。近年的所谓“重返亚洲”就有这种味道。尽管“重返亚洲”强调其和亚洲盟国的关系,但在对自身能力的估计上,美国仍然是“单边主义”。因为单边主义最致命的地方,就是对自身能力的高估,脱离了美国一贯的现实主义路线。如果得不到纠正,仍然会促成美国的继续衰落。

  第二是美国的“世界警察的包袱”。当“世界警察”是有巨大成本的。美国强大的时候,能够支撑其“世界警察”的角色。并且美国也的确是“税收国家”,通过各种形式向其他国家“收税”,来支付美国所提供的“警察”服务。但现在的情况很不相同了。美国国内经济不如从前,不仅其经济对外影响力减小,而且很多时候是负面的影响,例如2008年从美国开始的世界性金融危机。

  同时,美国不像从前那样容易向其他国家“收税”了。在冷战期间,因为存在着共同的敌人“苏联集团”,很多国家愿意向美国“纳税”以求得保护。但今天已经不存在像“苏联”那样的敌人。美国国内国际的“税基”都在缩小。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世界警察”的角色难以为继。一旦做不了“世界警察”,美国所建立起来的世界地缘政治秩序就很难维持。

  推翻自己建立的秩序

  第三是美国的“民主包袱”。美国坚定地相信,民主是其软力量的核心,要维持美国的霸权,就要把民主的核心价值推广到世界各地。但美国不切实际的做法,使得这种软力量实际上已经变成沉重负担,反而在加速美国自己所建立起来的地缘政治秩序的解体,导致其地缘政治利益的收缩。在中东,西方和美国可以说是在推翻自己参与建立起来的政权。

  第二个,提高光环效应。台湾大学国际企业学系教授汤明哲认为,全联此举有助提升公司形象与品牌价值,“老鹰红豆”的成功会引发光环效应,意思是特定产品做出口碑后,效益可溢散到其他产品上。

  从老鹰红豆到高丽菜价格维持稳定,全联牺牲眼前小利,换得品牌信任感,及对小农友善的企业形象,其实是宗非常划算的交易。(摘自台湾《商业周刊》,王毓雯)

  第四是“联盟包袱”。联盟政治一直是西方和美国国际关系的重要一环。冷战的结束表明一个历史性的转型,美国成为唯一霸权。但美国的战略失误,使其失去了调整联盟政策的宝贵机会。美国不仅没有调整,反而强化其联盟政策。

  第五,美国的大国衰落“恐惧症”。任何霸权的最高政策议程就是维持霸权地位,这是权力的本质,无可非议。但是,霸权对自己的地位要随着客观情况的变化而调整。例如,大英帝国在衰落时能够“光荣体面地退出”就是最好的例子。美国相对衰落了,但还是想充当世界领袖“一百年”(诚如总统奥巴马所强调的)。这个雄心也是可以理解的,但问题是美国的实力已经不容许。(郑永年)